江苏龙卷风灾害已致98死846伤 国省干线恢复通行

  • 新京报  

6月24日,阜宁县大楼村的房屋几乎被夷为平地,救援人员在帮助村民清理房屋。

昨日,阜宁县计桥村,信号塔被龙卷风刮断。

昨日,阜宁县计桥村,村民准备前往亲戚家借住。

昨日,救援人员在帮助村民清理房屋。

6月24日,新涂村,志愿者为村民发放日用品。

江苏盐城部分地区23日发生特别重大龙卷风冰雹灾害。来自民政部门的消息,截至24日9时统计,江苏盐城特别重大龙卷风冰雹灾害共造成98人死亡,受伤846人,其中重伤152人,危重10人。阜宁县倒损房屋1347户3200间,2所小学房屋受损,损毁企业厂房8栋,毁坏农业大棚面积4.8万亩,城东水厂因供电设备毁坏已中断供水,部分地区通信中断,40条高压供电线路受损,射阳县倒损房屋615户,电力、通信杆线受损严重。具体灾情仍在进一步统计核实中。

所有国省干线险情路段全部恢复通行

国家减灾委、民政部于23日20时紧急启动国家Ⅲ级救灾应急响应,国家减灾委秘书长、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率领由民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卫生计生委等5部委组成的国务院工作组连夜赶赴灾区,指导和帮助地方开展抗灾救灾工作,并向江苏省调拨1000顶帐篷、2000张折叠床、10套场地照明灯等中央救灾储备物资,帮助做好受灾群众临时安置工作。

卫生计生委连夜安排北京、上海、浙江、山东等地的国家级医疗专家和卫生应急队伍做好准备,随时根据需要赴江苏灾区支援,并于6月24日早从北京、上海派出6名国家级医疗专家赶赴江苏指导和协助开展伤员救治工作。江苏省、市、县卫生计生部门立即启动卫生应急响应机制。目前,所有住院伤员已得到积极、有效的救治。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于23日晚8点启动应急响应,连夜调拨500顶单帐篷,1000个家庭包,3000件夹克衫用于灾区救助工作,并于24日又下拨紧急备用金30万元,合计137.21万元,用于救灾工作。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也紧急向阜宁灾区提供50万元人道援助资金。

交通运输部24日上午召开紧急专题会议,要求江苏省地方交通运输系统和交通运输部公路、运输、路网、海事、救捞等有关部门及单位全力做好公路抢通、水上安全监管和海上搜救等工作,为抢险救灾提供交通运输保障,防止次生灾害发生。交通运输部已商财政部安排公路灾毁抢修保通资金支持灾区公路抢修保通工作。

经交通运输部核查,江苏沿海海上船舶航行、作业及港口未受影响。截至23日20时,所有国省干线险情路段全部恢复通行。

国开行4亿应急贷款重建当地金融服务

灾害导致当地局部区域供电中断,部分基站铁塔倾倒、通信线缆受损。记者从工信部了解到,这些线路正在全力抢修恢复中,未出现乡镇通信全阻,现场救灾指挥通信畅通。

灾情发生后,当地通信业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共派出抢修人员960人次、应急车辆211台次、油机222台次,全力抢修受损通信设施。截至24日8时,当地累计235公里光缆中断,受损退出服务状态的基站503个,已恢复417个。

中央企业和金融机构紧急奔赴受灾地区,目前各项工作已全面展开。

国网江苏省电力公司联合地方政府,组织专业人员全力抢修。江苏全省发电车奔赴现场,开展抢修保障工作。目前,电网主网运行正常,低压电网抢修正在紧张、紧急、24小时不间断地进行。

针对压伤、创伤、砸伤等伤害,国药中生加紧安排生产人血白蛋白、破伤风抗毒素、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等紧急救助药物,做好援助灾区、急救药品调拨准备。

另据记者了解,江苏农行阜宁支行开通“绿色通道”,为灾区群众提供咨询业务、办理挂失、转账等金融服务。国家开发银行紧急向盐城发放4亿元应急贷款,全力协助地方政府做好应急救助和灾后重建各项金融服务。中国人保、泰康人寿、阳光保险、太平人寿等保险公司,第一时间启动了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奔赴现场开展承包情况排查,开通了24小时理赔绿色通道。 据新华社电

龙卷风灾袭盐城 与“魔兽”的一场较量

“是不是魔兽来了?”龙卷风来的时候,不到五岁的小孙子哭着问计成兵。

62岁的计成兵也跟着孙子叫这场灾难为魔兽,他说,活了六十多年,没见过这么恶的风。

6月23日下午,江苏盐城市阜宁县六个村庄被摧残。计成兵所在的计桥村,在五分钟左右,几乎被夷为平地,六千村民无家可归。

24日下午四点,沿着204国道从盐城市区赶往阜宁县,一路断壁颓垣、满目狼藉,田地里高压电塔被拧成了麻花,树木皆伏倒在地,街边小区则门窗尽去。

在阜宁县人民医院住院部,骨科、外科等科室都密密匝匝挤满了床位,每层因风灾而受伤的患者都不下50个。

不少伤者袖口都用大头针扣了一层白纱。他们介绍,这是当地风俗,家中有人死亡,这是一种祭奠的仪式。

“我从业40年,没见过这么大的灾害,这么多的病人,病情这么复杂的情况。”医院外二科主任医生陈炳辉说,自己和同事都已连续工作24小时了。

龙卷风灾当天,两三个小时内,医院就接到了来自附近乡镇的300多位病人。有严重者,被送来时已神志不清,需要立刻做开颅手术;有些被送来时浑身是血,要缝合大面积伤口;大部分患者,则是骨折或擦伤。有不少医生,一下午就做了五六台手术。

1 灾难

“雷声都要把天震塌了”

打雷时,计成兵正在一楼搂着孙子午休,雷声越来越响,他把孙子抱得越来越紧。

“最后一个雷,是嘶哑的”,计成兵说,此后像是飞沙走石敲击窗户。孙子吓哭了,把身子缩成一团,问他,是不是魔兽来了。

计成兵放下孙子,准备出门去看。刚走到门口,房门“哗”的一声被推开,风裹挟着鸡蛋黄大的冰雹冲进门内。同一时间,他看见,前排邻居房顶上的瓦片在飞。

他用力关上房门,两手紧紧地推着。“拼死也要跟它干,不能让它把门推开。”计成兵说,因为楼上,传来儿媳妇的哭声,“假如风吹进来,我想我们一家就完了。”

风停了。计成兵双臂酸痛,他回头看到,儿子抱着媳妇从楼上下来,“她吓得走不动。”

对82岁的叶凤枝(音)来说,当时的场景更可怕。

她一家九口人,只自己一个人在家。风来之前,她正在院子里收拾家务,突然,天黑了,“雷声都要把天震塌了”。然后,一颗杏子大的冰雹擦着她的脸飞过,她赶快去关堂屋的窗户,这时,风已经吹来。她看到邻居的院子里,有瓦片被卷起来,又被甩出去。

她躲到门里,做了和计成兵一样的动作——死死顶住门。但她力气不足,风最终把门推开。她惊恐地看着屋里的桌椅被掀翻,墙上的相框落到地上摔碎,相框里的照片被吹到天花板上。

风停时,叶凤枝的院子变了样:二十几米外,一间棚子上面的玻璃顶棚出现在堂屋门口,西屋的太阳能热水器被卷到东屋的墙角。

“玻璃顶棚飞到堂屋的南墙上,又被挡了下来。那正是我妈路过的地方,假如她晚两分钟进屋,后果不堪设想。”她的儿子崔烈安说。

屋子里也并不安全,叶凤枝家的房顶被掀掉,一些瓦片落下来,被天花板拦住。而堂屋的天花板已经下凹,随时可能塌落下来。

计桥村所有的房屋已不能入住,新修不久的水泥路上,落满了瓦片、树枝。一些小道被倒下的树木、塌落的墙壁堵死。村子南头有座超过五十米高的信号塔,被拦腰折断。崔烈安说:“那塔还上了电视。”

据了解,在这次龙卷风、冰雹并发灾难中,仅阜宁就有陈良、吴滩、硕集、板湖、新沟、金沙湖、花园七个镇区22个村居受灾。

2 自救

村民忙着“救援被困村民”

风停的时候,计成兵打开房门,发现村庄变了样:左邻右舍的房屋已经没了房顶,院子里杂乱地落满了自己也不认识的农具,“都是从邻居家吹过来的。”

他想到了住在村南头的母亲,便跨过倒在路上的电线杆、杨树,到母亲家。看到母亲安然无恙,又折回去安抚小孙子。

路过前排的一户人家,有人喊“大爹,救命,大爹救命”。这家住着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房屋全部垮塌,老人女儿在杂乱的院子里对着计成兵哭喊。他走进院子才发现,两位老人被埋在倒塌的厨房里。

“我很急,也找不到工具,就用手扒,扒了半个小时,才把人扒出来。”计成兵说,扒出两位老人时,二人都已重伤,其中一人腿被压断,送到马路上等车急救时,已经不行了。

计成兵回忆,风吹过以后,还在下雨,村民们确认自家人员没有伤亡后,顾不得家里的财产损失,忙着到村里救援被困的村民。

淮安消防支队是最早赶到计桥村的救援队,支队长汤金保说,这次灾难伤亡数量降低,村民自救起到很大的作用。

23日晚8点,支队赶到时,村民已经开始分工自救。“当时通电线路已完全破坏,没有照明,现场一片漆黑,救援队并不是很熟悉村里的地理情况,村民反而比较熟悉。”汤金保说,村民自发组织到房屋受损较重的居民家找人救人,还有人忙着往路边上抬伤员。

此外,陈良镇新涂村道路破坏严重,加上村里的一条小溪阻断了通行道路,一些村民合力把小溪里的渡船摆渡到受灾严重的村居附近,做成临时桥梁,运送伤员。

3 护童

老师把孩子们压在身下

屋顶有石头在飞,听到了同学的哭声——这是8岁男孩葛殷明对龙卷风的第一印象。

他是阜宁县计桥幼儿园的学生。这是所民办的乡村幼儿园,方圆四五里村庄的孩子,都在这里上学。

学校共120个孩子,三个班级。教室是座砖混结构的三层小楼,涂着色彩艳丽的卡通字母。

23日下午,阜宁地区冰雹、龙卷风袭来时,120个孩子刚结束午睡,回到教室开始上课。“风来的时候,一下子就把教室外的健身设施摧毁了,院墙也很快被吹倒。”幼儿园园长郭海梅回忆。

葛殷明说,最开始,老师让孩子们立马蹲下,躲在桌子下面。但一些同学被吓得不知所措,一直大哭,老师便把他们拉进怀里,还趴下来,将他们压在身下。

在风暴最猛烈的时候,6位老师用身体堵住了三个教室的6扇大门,有人被横飞的石块砸伤,但他们一直守着,直到风暴平息。

计桥村村民李嘉敏(化名)的两个孩子分别是8岁和5岁,都在计桥幼儿园读书。当冰雹夹杂着龙卷风而下时,她顾不上风雨,也没有车,直接冲出门去,跑了四五里地去幼儿园。

一路上,她看到路边的一棵棵树、一根根电杆应声倒下,房顶被掀翻,心里一阵翻腾,怕孩子们“万一出什么事”。

赶到学校,她终于松了一口气。老师告诉她,她的孩子额头被砸伤,但是第一个获救,“浑身是血,被班主任杨老师抱了出来。”

在窗户悉数破碎、房顶被掀的情况下,幼儿园大多数孩子无恙,7名孩子受伤。其中5人在阜宁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另2人受伤较重,已被送往盐城市人民医院。

主治医生介绍,这些孩子大多是外表擦伤,目前已恢复。有个6岁的孩子是颅内出血,目前情况已经稳定。

此外,堵门的老师均有不同程度受伤。老园长肩膀和腰部被砸伤;将孩子一个个抱出来的大班班主任杨老师,一只腿被落下的石块砸伤,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尽管如此,她这两天依然准时到医院观察孩子们的情况。

本组稿件/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罗婷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