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价值6亿鸡缸杯被盗案 初步鉴定为仿品

  • 海西晨报  
 

警方:初步鉴定鸡缸杯是仿品;老梁:不可能

《“我丢了4个杯子值6亿”》后续

晨报记者 陈雅玲

“宪宗是庙号,皇帝死后才有,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庙号落在自己的杯子上,老梁的鸡缸杯是假的吧?”9月25日,本报报道同安老梁丢失4只价值6亿的鸡缸杯被寻回一事,引起不少网友的关注。他们纷纷质疑,认为杯子可能是假的。同时,同安警方称,经初步鉴定,4只“斗彩鸡缸杯”为仿品。

“不可能!”当记者昨日将这些疑问及警方初步鉴定结果告知老梁时,他一口咬定,他的鸡缸杯是真品。

网友:皇帝怎知自己死后称号?

老梁回应:那是法号

疑问1

据了解,台北故宫博物院现藏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杯底有“大明成化年制”的落款,而老梁的2只白胎“鸡缸杯”杯底则是一只公鸡的图案,同时杯壁上有“宫廷御器宪宗皇帝御用”、“大明成化年制御笔”的字样。

对此,有读者表示,老梁的鸡缸杯不像是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真品。“‘宪宗’是成化皇帝驾崩后的庙号,老梁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杯子上却写着‘宫廷御器宪宗皇帝御用’这几个字,成化皇帝还没逝世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会被称呼为‘宪宗’?”

“宪宗是成化皇帝的法号,这是我从书上看来的。”老梁坚称自己的鸡缸杯是真品,他认为,杯底款识为文字的鸡缸杯是一般的鸡缸杯,“刘益谦的鸡缸杯是普通的鸡缸杯,并且也只有一个。”

“如果是假的,香港那边不可能给我拍卖。”老梁还举证说,2013年6月16日,他到香港参加香港嘉保公司举行的“瀚藏世纪”拍卖会,拍卖公司还给他提供了一份保留价材料,“当时有人举牌出价1.5亿港元,低于瀚藏世纪开出的2亿港元保留价,因此后来就没有卖出去。”

老梁出示了一本叫《瀚藏世纪》的册子,并翻开至第436件物品图片给记者看:“这就是我参加拍卖的鸡缸杯图。”不过,记者发现,该页面上并没有标明“鸡缸杯”的拥有者是老梁。

疑问2

网友:如此贵重为何留给郑某看管?

老梁回应:出于信任

“如果价值6亿元,老梁怎么会放心地把它们交给郑某看管而回家呢?”市民蔡先生认为,老梁和郑某才相识一个多月,对他不熟悉,如果要回家拿画卷,他应该会把“鸡缸杯”一同带回家。

昨日,老梁告诉记者,他很相信郑某,加上从小西门公交车站往返家里也就十来分钟时间,“根本没想到他会是骗子,更没想到他会使用‘调虎离山’计偷走杯子”。老梁说,和郑某相识时间并不长,但郑某到过他家五六次,说要帮他介绍买家。“他说泉州的那个买家姓陈,还投资了60亿元办了一个博物馆,财大气粗,我就相信他有能力买‘鸡缸杯’。”老梁说,他认为郑某很热心,是诚心帮他介绍买家,自己才安心地把“鸡缸杯”留给郑某看管。

老梁还称,当天他先后从同安小西门坐公交车到厦门北站,再接着乘坐公交车辗转于火车站、会展中心、同安,回到家时夜已深,“可以说身心俱疲,吃饭、洗漱后就去睡觉了,没有再看箱子”。直到第二天下午想把“鸡缸杯”拿起来收藏时,才发现杯子不见了。

疑问3

网友:杯子哪里来的?

老梁回应:一对是祖传一对为购买

老梁说,那4只“鸡缸杯”,一对是白胎的,一对是红胎的。由于他们家是“邮电世家”,早期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好,那时他的父亲有经济能力买“鸡缸杯”。2012年,他父亲临终前就把2只“鸡缸杯”传给他,但那2只“鸡缸杯”具体是在哪里买的、何时买的,他并不清楚。

而红胎的“鸡缸杯”是他10年前在深圳黄贝岭古玩市场购买的。当时自己在香港某公司当经理,收入还不错,加上自己对古玩品比较有兴趣,那时就花了两三万元买下了2只红胎“鸡缸杯”。

不符合宫廷款式

厦门资深文物鉴赏家蔡铭超先生表示,通过观看老梁的“斗彩鸡缸杯”图片,他认为“该鸡缸杯应该不是前朝时期的作品,不像是明成化斗彩鸡缸杯”。蔡铭超先生说,老梁的“鸡缸杯”图案看上去较为粗糙,且杯上有“宫廷御器宪宗皇帝御用”的字样,杯底还有公鸡图案,“看上去就不符合宫廷款式”。

蔡铭超先生说,不同时期的斗彩鸡缸杯价格不一,雍正时期宫廷御制的“鸡缸杯”作品价格每个在800万元左右,清朝光绪年间的官窑“鸡缸杯”价格在30万元左右,民国时期的好作品则为几万元,现代仿制的“鸡缸杯”也有几百元的。记者在淘宝网上输入“斗彩鸡缸杯”时发现,有的仿制品每个仅价值几十元。

初步鉴定为仿品

昨日,记者从同安警方获悉,4只“斗彩鸡缸杯”经“厦门市文物鉴定中心有限责任公司”初步鉴定为仿品,但具体价值尚未确定,下一步公安机关将再把它们送往权威检测机构鉴定、评估价值,再根据价值对犯罪嫌疑人进行量刑。

警方表示,老梁是古玩爱好者,他的4只“鸡缸杯”确实丢失,在报警时也称杯子是古董,且价值高达6亿元,因此不能算是报假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