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无辜被关17个月 撤诉后不肯离开看守所

  • 海峡导报  

 

 

▲陈建忠儿子陈天式展示法院的撤诉裁定书

 

 

▲陈建忠入住树宝宾馆的凭证

截至昨日,漳州市云霄县东厦镇浯田村51岁的陈建忠,在广东饶平看守所里,整整关押了17个月。原因是饶平警方认为陈建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戏剧性的变化发生在今年1月14日,饶平县法院认为,饶平县检察院因证据发生变化,被告人陈建忠不符合起诉条件而申请撤诉,并裁定准许撤诉。

但倔强的陈建忠不肯主动离开看守所,坚持要求检察院人员亲自送他回家。

尴尬:苦等6小时,未见故事主角回家

22日下午,原本是陈建忠约定回家的时间。

当天下午4时许,导报记者赶到陈建忠位于浯田村的家,但大门紧闭。

这是一栋3层高的小洋楼,与周边的建筑相比较,还算气派。但当导报记者打听陈建忠时,周边的邻居都保持高度警惕,称“不知道”。

一个小时后,一名自称是陈建忠亲戚的中年妇女走过来,邀请导报记者去她的店铺泡茶。

交谈中,中年妇女称,她是陈建忠妻子的堂妹,也姓陈。据陈女士介绍,陈建忠共有二子一女,大儿子和陈建忠一直在从事蔬菜批发生意,长期生活在上海。小儿子在上海读书后,也留在上海工作,而排行第二的女儿,则在厦门工作。

没过多久,导报记者联系了陈建忠的辩护律师——福建建云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志强。林律师在电话中说,他们已经在饶平,正在与饶平检察院协商,并称陈建忠应该会跟他们一起回到云霄。

不过令导报记者意外的是,晚上10时许,林律师又打来电话说,陈建忠还是不肯从看守所出来,原因是让饶平检察院人员亲自送他回云霄的要求没有得到许可。

无辜:关了17个月,法院裁定撤诉

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陈建忠被饶平县警方列为网上在逃人员。2013年8月24日,陈建忠在北京机场被警方抓获,并于2013年9月24日被饶平县检察院批捕。

不过,根据陈建忠大儿子陈天式提供的案件材料,在调查过程中,陈建忠被“同案”的嫌疑人林海顶指认,但在2014年3月7日的庭审中,林海顶做出与此前不一样的供述,称庭上见到的陈建忠,不是做假烟的陈建忠。

林海顶称那个“陈建忠”要高一点,瘦一点,只有40多岁。而庭上的陈建忠身材矮胖,看起来有50多岁。

此外,林海顶称自己分别于2013年3月1日凌晨1点3月9日下午2点及3月11日中午11点,在饶平县建饶镇的制假现场见过“陈建忠”。

庭审当天,陈天式提供了一份其父不在场的有力证据。

陈天式提供了海南省东方市八所镇树宝宾馆的《入住凭证》及《总台记录日报表》,证明陈建忠在2013年2月28日晚6时许入住树宝宾馆,一直住到3月27日才登记离开。“因为陈建忠不识字,他在入住凭证上的签名非常有特点。”律师林志强说,前一天(2013年2月28日)下午还在海南,陈建忠根本不可能在第二天凌晨1点赶到广东饶平。

此后,一直到2015年1月14日法院裁定准许撤诉,检察院都没有对这份证据提出任何质疑。

倔强:检察院不送,他不出看守所

22日晚10:30许,在陈建忠家里,导报记者见到了刚刚从饶平赶回来的陈建忠大儿子陈天式、女儿陈淑华和林志强律师。陈天式说,以前家里很穷,一家人都挤在一座只有一个房间和厨房的小屋里。“1990年,我弟弟出生那年,为了维持一家人生计,爸爸就去上海,做蔬菜生意。”陈天式说,后来生意做得还不错,爸爸经常去海南、广西等地,甚至还去越南。“爸爸虽然没读书,但他为人豪爽、守信,所以才能把生意做得这么好。以前家里穷,但经过这么多年的打拼,家里现在的生活已经非常好了,这栋洋楼也是5年前建的,现在爸爸都当爷爷了,没想到无缘无故地被关进看守所,而且关了整整17个月。”陈天式说,虽然现在饶平法院已经准许饶平检察院撤回对父亲的起诉,但父亲觉得自己非常冤枉,所以坚持要求检察院人员亲自送他回云霄老家,要不然就不出看守所。

陈天式说,他们已经与律师沟通,等父亲出来后,要申请国家赔偿并追究相关办案人员的法律责任。

23日下午,导报记者就相关问题电话联系了饶平县法院,不过工作人员称,没有得到领导批准,不能乱回复。昨天上午,导报记者又多次拨打饶平县检察院公诉科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评论

讲证据,也要讲速度

《左传·曹刿论战》曰:“小大之狱,虽不能查,必以情。”讲的是司法公正对于民心向背的重要性。

情,就是事实,就是证据。凭证据说话,也是现代司法公正的根本。饶平县检察院去海南核实了辩护证据,并向法院申请撤诉,体现了司法公正,是值得肯定的。

但在证据发生变化后,过了8个月,检察院才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动作是否太慢了?他们主观上是否积极去缩短这个过程?而这种过程上的公正,也是司法公正的一部分。

如果,陈建忠是清白的,我们可以想象,这17个月的冤狱对他个人的身心、事业及家庭,将造成怎么样的伤害?!

如果,检察院在发现证据有变,迅速纠正,那民情民意完全会给他们加分。

希望在目前全国推进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公检法能够正视司法过程给被调查人带来的影响,尽量减少他们不应该受到的一些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