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院副院长坠亡

  • 传媒中国  

 

 

 

 

▲卫生院门诊楼下,还留着一摊血、一双鞋子

三楼楼顶,他的身体,划破夜气,最终在地面留下一摊惊人的血迹。

17日晚上8时许,龙岩武平县桃溪镇卫生院副院长,被发现坠亡在门诊楼旁。死前,他正参与一起医疗纠纷调解。患者家属要价25万元,他没有答应。随后,他从调解室“失踪”,并被发现坠亡。

对于他的死,其妻称,怀疑是被“逼死”。但是,导报记者获悉,目前,相关部门已基本排除他杀。具体死因,警方正在调查。

调解纠纷 副院长突然“失踪”

昨日下午,导报记者赶到桃溪卫生院。在卫生院门诊楼楼下,还留着一摊血、一双鞋子。这是该院主持工作的副院长兰大隽留下的。

兰大隽坠亡事件,缘于另一起悲剧。据武平县卫生局医政股赖股长说,16日,桃溪镇村民刘某的妻子抱着2个月的儿子到桃溪卫生院接种小儿糖丸。

当天早上,刘某儿子吃了小儿糖丸,中午突然呕吐,随后被送往武平县医院抢救,但抢救无效身亡。

刘某把矛头指向桃溪卫生院,认为是糖丸害死了儿子。但桃溪卫生院认为,当天接种小儿糖丸的幼儿有8个,其他都没事,唯独刘某儿子出事,要求刘某走司法途径。

但刘某拒绝走司法途径,于17日下午3时带着10多人到卫生院,要求赔偿。兰大隽作为院方代表,与武平县卫生局的相关领导接待刘某等人。刘某提出补偿金额25万元,院方认为补偿金额过高,再次要求刘某走司法途径。持续4个多小时,调解仍无果。

4个多小时的拉锯战后,当晚7时50分许,大伙突然发现兰大隽从调解室“失踪”了。

楼顶坠亡 眼镜折叠得好好的

至于兰大隽何时离开调解室,赖股长说,当天调解室人来人往,并未有人发觉。

据他介绍,整个调解过程中,兰大隽并未情绪激动。“他主要介绍整个事情的过程,情绪一直都很稳定,所以,他为何离开调解室,我们并不知情。”

但是,大伙发现兰大隽“失踪”后,紧接着就听到屋外传来“砰”的一声闷响。“从发现他不在,到听到这声闷响,大概相隔一分钟。”赖股长说。

据武平县卫生局的通报材料中称,县卫生局及桃溪镇党委、政府、派出所在场人员和卫生院职工一起寻找兰大隽。晚上8时10分左右,民警发现兰大隽仰卧在门诊楼旁的水泥板上。

兰大隽被发现时,口鼻流血,瞳孔放大,已经不省人事。后来,他被送往武平县医院,当晚9时20分左右,抢救无效死亡。

导报记者注意到,兰大隽坠亡的门诊楼,一共有三楼,三楼楼顶设有遮雨棚。警方在三楼楼顶,发现兰大隽的眼镜,眼镜折叠得好好的,放在楼顶扶手上。

赖股长介绍,据警方分析,兰大隽是从楼顶坠亡。

警方调查 初步排除他杀可能

兰大隽是自杀、意外坠亡,或者是他杀?昨日,导报记者走访相关部门。

失去儿子的刘某告诉导报记者,在当天调解现场,他们情绪稳定,并未言语辱骂或威胁兰大隽。

昨日,据知情者介绍,当天,有民警、镇政府干部、武平县卫生局领导等参与调解,整个过程医患双方并未有争吵等情况出现。

知情者说,警方调取监控录像,监控显示当晚7时50分许,兰大隽独自一人从二楼来到三楼。但是,兰大隽坠楼处是监控死角,没法看到。

导报记者注意到,这个监控刚好位于兰大隽坠亡处的二楼,并未对准楼顶,所以无法直接拍摄到。

该知情者说,据初步调查了解,兰大隽坠楼时,三楼楼顶没有其他人存在,排除了人为把兰大隽推下楼的可能。

此外,据检查,兰大隽身上没有被打伤的痕迹。“也就是说,兰大隽坠楼前,并没有被殴打等威胁。”该知情者说。

目前,相关部门已经初步排除他杀的可能。但是,具体死亡原因,武平警方正在调查。

死者其人

事业心强,和儿子感情好

当晚接到丈夫死讯时,兰大隽的妻子林女士正在武平县城。

林女士说,丈夫是个很顾家的人,上有70多岁的父母,下有8岁的儿子。坠亡事故发生后,她不敢告诉儿子其死讯。“我怕儿子受不了,他们父子的感情太好了,失去了爸爸,儿子肯定会崩溃的。”

林女士说,丈夫性格开朗,特别疼爱儿子,只要有空就会回家看儿子。

林女士甚至说,丈夫不可能自杀,而是被“逼死”的。“他不可能放得下家庭,不可能自杀,就算自杀,也不可能不给儿子打一个电话。”

林女士还说,丈夫的事业心比较强。“去年,他当上了副院长,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医院事务上,是一个很尽心尽责的人。”

这也得到了卫生院附近村民的佐证。在卫生院附近开店的兰先生说,兰大隽责任心强。“他对医院内的管理很严格,对医生、护士都要求做得很好。”“每天一早,作为副院长,他还亲自打扫卫生院前门前的卫生,门缝长出杂草,他还会一根一根地拔除。”兰先生说。